主页 > 之家聚焦 >先别管台北电影节了,你去过福冈电影节吗:《福冈》 >

先别管台北电影节了,你去过福冈电影节吗:《福冈》


先别管台北电影节了,你去过福冈电影节吗:《福冈》

  国际影展吹起东亚风,上一届金棕榈奖才颁给日本导演,今年又由韩国电影《寄生上流》摘下桂冠。《寄生上流》最近才在院线播出,避免暴雷就不多说了。这里要讲的是女主角朴素丹主演的另一部作品,也是即将上映的韩国电影《福冈》。

  你可能会问,福冈不是日本地名吗?怎幺会是韩国片呢?

  对,因为这是中国导演张律的片子。

  张律是中国籍的朝鲜族人,本人身世複杂,拍出来的电影也遍布亚洲。张律最早在中国拍片,后来转战韩国影坛,近期的《福冈》更是移动到日本。他的作品曾经多次入围国际影展,可惜始终没有拿下大奖,声誉比不上同行的大师。他近期的电影也越拍越轻,大多是爱情喜剧,恐怕难以受到评审的青睐。然而,张律偏偏有着多重的身份,比谁都能代表东北亚的格局。在轻喜剧的包装底下,张律的作品或许像是一缕薄纱,反而最能测出时代的风向。

  一如导演的旅行足迹,《福冈》讲述的是一场跨国恋爱故事。宰文和海孝曾经是要好的朋友,两人同时爱上一名来自福冈的女孩,陷入一场苦恋。随着女孩无预警的消失,宰文和海孝也分道扬镳,这幺一别就是二十八年。这些年来,宰文留在女孩以前常去的书局,海孝来到福冈开了一间居酒屋,两人各自等待着她的归来。多年以后,出现在宰文面前的却是一名神秘女子素丹,她要带领宰文前往日本,揭开尘封已久的往事。

  对韩国影视圈还算熟悉的人,大概会觉得这段剧情简介似曾相似──不只是因为通俗的情节在哪里看过,而是因为角色的名字特别眼熟。

  事实上,这些角色的命名都是来自演员本人。朴素丹在戏里就叫做素丹,宰文和海孝也都是演员自己的真名。一方面,这说明了张律对于演员的尊重,总是把表演者的自主性摆在第一位;电影里就安排了大量即兴表演,让演员自然而然地互动,碰撞出意想不到的火花。另一方面,这也是张律导演的惯用手法,故意要演员扮演真实的自己,模糊了戏里戏外的界线。片中,宰文和海孝都曾经待过大学戏剧社,早就透露了自己的演员身分。

  从演员和角色的关係看来,或许能够发现一些好玩的彩蛋。比如年龄的差距。片中,跟在宰文身边的素丹一副娃娃脸,不是被别人当作父女,就是被看成老少配的不伦恋。为此,素丹常常亮出自己的身分证,声称自己早就二十一岁了。殊不知,现实里的朴素丹比电影角色还要冻龄,原来已经是二十七岁的轻熟女了(截至电影上映的去年九月)。人不可貌相,在韩国尤其如此。

  但这段时间差不只是有趣的轶事,也有可能是剧情的线索。既然这部电影是关于时间的伤害,年龄也就成为了重要的指标。想当年福冈女孩的不告而别,按照戏剧套路很可能是怀孕了,而日后现身的素丹八成就是失散多年的女儿;可是从年纪推算起来,素丹又只有二十一岁而已,肯定不是二十八年前肚子里的胎儿。这就打破了通俗剧的常见套路,使得素丹的身世更加暧昧不清──

  等等,演员朴素丹的实际年龄不就是二十七岁,刚好符合二十八年前的怀孕时机?这是不是导演有意安排?一种反反套路?

  当然这可能是过度解读,但《福冈》确实混淆了景框内外的边界,给人一种亦真亦假的恍惚感。一般电影务求观众能够沉浸在剧中情节,但《福冈》却有意打破银幕的幻象,时时提醒观众这是一场虚构的戏码。为此,摄影机频频穿梭于虚实的界线,让人强烈意识到摄影师的在场。尤有甚者,电影镜头更是表演了不可思议的魔术,把福冈市的铁塔地标给变不见。(就像是大卫.考柏菲的经典魔术,让自由女神像凭空消失。)

  虚构的景框与现实的场景,能够达到精湛的结合,必须归功于福冈这座城市。这里年年举办国际电影节,周边还有大大小小的影展,每到九月就热闹不已。虽然不是欧洲三大影展那种竞技场合,但福冈电影节同样吸引了许多影迷,时常有独家上映的全新电影。导演张律多次参加福冈国际电影节,对于当地的环境感到亲切,才萌生了拍一部片的念头。出现在电影里的场景,也都是张律自己常去的场所。

  电影里,两男一女在福冈到处游蕩,徐徐展开这座城市的文化风景。她们徘徊于公园、古书店、小酒馆、咖啡厅,到处都有偶然的相遇,到处都有梦境的延伸。一间咖啡厅的角落贴着一张电影海报,素丹一看,便说海报上的女星是她最喜欢的演员。如此,影像在这些场所留下痕迹,而场所本身又上演着电影;福冈既是一座电影之城,也是一部城市电影。

  然而,《福冈》不单单是地方性的颂歌,毕竟电影的製作注定是跨国的工作。一如福冈国际电影节有着「国际」二字,电影也频繁出现各国的角色,至少包括了中、日、韩三地。更有意思的是,不同国家的人们竟然没有语言障碍,不用翻译就能沟通。片中的素丹像是吃了翻译蒟蒻,可以用韩语跟日本人和中国人聊天,对方说的外国话也完全听得懂。而且她的特殊能力还有扩散作用,在她身边的人们都能获得相同的效果。宰文一开始也觉得莫名其妙,后来就放弃追究了。

  实际上,这种神祕的语言现象可以有一个简单的解释──因为有字幕。正因为有字幕,我们这些观众同样不懂韩语和日语,还是可以明白他们在说什幺。这里提到字幕不是突发奇想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一来,《福冈》本来就是后设的电影,总在凸显电影本身的媒介问题;片中也不断出现书店与翻译书,提示了文字在银幕上的位置。二来,「字幕」一直是国际电影节的一大麻烦,必须要劳师动众翻译各国电影;翻译台词不只费事,而且大多数外国人是看不惯字幕的(习惯字幕的台湾人反而是特例)。关于影展与字幕的渊源,存在一段有趣的历史,这里就不多说了。

  回头来说,福冈电影节就有提供日语和英语两种字幕,方便各国观众前来欣赏。按照福冈电影节的作法,所有台词注定要经过多次翻译,转换成国际的语言。而张律的《福冈》乾脆内建翻译蒟蒻,让素丹的在场成为一种肉身字幕,自动把角色的对白统一编码。这就远离了后殖民学者称颂的「克里奥语」。语言的摩擦係数降到最低,宛如同步口译的国际会议场合,难道才是各大影展的写照?《福冈》毫不掩饰的观光客视角,或许正揭露了国际电影节的观点?

  一切判断只能留给台北电影节的观众了。当然就算不管这些,《福冈》也是一部轻鬆幽默的片子,适合配着啤酒看。

电影资讯

《福冈》(Fukuoka)-张律,2019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2018全球港湾城市论坛欢迎晚宴款待与会城市代表

2018全球自动车年鉴」预购正式开始!

2018全美收入最高外媒:CEO是马来西亚华人

2018共运会‧壁球帽子戏法 妮柯专攻单打

2018关注「抗生素」、「菌类股」、「利基型医材」

2018关西赏枫景点&住宿全攻略

sunbet官网中文手机版下载|自然环境|绿色之家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